找船

qq2060779583求同存异,和平共处 (●'◡'●)ノ♥混APH圈,杰佣圈,我英,凹凸,classicaloid圈,文豪野犬圈, 宝石之国圈,工作细胞圈,银魂圈,还有哑舍圈 。欢迎勾搭(•̀⌄•́)

是一个cos预告,不是正片!正片中,这两个不同作品的角色是分开来拍摄的。当时我出芥川,很幸运地和一只超帅的奈布分到同一个摄影小组,作为佣吹的我超激动的(*ˊ˘ˋ*)。♪:*°

我妹:鳄梨,她今年刚上初一,第一次体验军训。对军训还抱有着满满的期待感。
她天真的对我说:耶!我去体验奈布的生活了!!ヽ(•̀ω•́ )ゝ
于是我把这事和我姬友说了。
姬友表示:“她马上就懂得什么叫战争留下的创伤了.....”
哈哈哈哈!!!
妙!

收到了 @墨九玄 太太寄来的礼物,拆开瞬间感动到原地升天!!!!(´இ皿இ`)

啊!!awsl,好好看!!疯狂给玥哉打call!!其实当时本船满脑子就三个字:吸——奈——布!!ˉ﹃ˉ

玥哉想成为赛车手:

杰佣ooc短漫!
玩家情感带入注意!
是蓝色玫瑰手杖返场的时候和船船的自定义,我被船船的杰克撩死了
不是弹簧手×白纹大触,我只是很喜欢这两个皮肤,当时自定义也是这倆我高兴死
本来准备画16p的可是我我我忙着学习我真的画不完了哭唧唧(所以压缩成4p的原因)
后面的剧情大概是某直男奈布终于意识到杰克只是想跟自己约会
(杰克:我以为我暗示的够明显了)
还有个玫刀彩蛋但是没有时间画了(那你说p)

送给 @找船
我爱死你这个可爱的文绑了!
玥哉是个大咕咕,平时太忙没法跟船船玩真是抱歉<(_ _)>所以这个完成度不高的小短漫算是赔礼啦!(毫无诚意buni)
全程手写字体超丑还有虫(不许捉!)

[时装]园丁——卖火柴的女孩
简介:微弱的光辉中,她看到了向往的一切,最终留下的却只是一根烧尽的火柴。
求个小红心小蓝手(´இ皿இ`)!!

《船的庄园漫画集7》
我终于记起要更新了hhh∠( ᐛ 」∠)_,细心的人会发现这篇漫画从p3开始画风会有点不同,那是因为本船请(捉)到了一位助手(苦力)——我可爱的妹妹: @鳄梨

在我们愉快的合作下(在我残酷的压榨下),本船和鳄梨共同绘制了本篇漫画。希望日后我们姐妹俩,能为大家带来更多画得很丑很丑的d5同人漫(溜了溜了……ヽ(*´∀`)八(´∀`*)ノ)

“自由,平等,博爱!”
🇫🇷2019.7.14法诞快乐!!🇫🇷
生日快乐哦,我亲爱的法兰西|ω・)و ̑̑༉

出镜:找船(我自己(*/ω\*))
摄影,后期:七月
妆娘:江林

大家好,这边找船,各位叫我找船就行 (●'◡'●)ノ♥,想扩列qq2060779583,这些是本船目前主要混的几个圈子:黑塔利亚,杰佣,文豪野犬(是芥厨),我的英雄学院,凹凸世界,classicaloid,血族……

如P2~10所示,本船会画点垃圾图,写点垃圾文,玩点不还原的cosplay,P1是六芒星太太为本船画的人设。本船人设的来源是这样的  理想(现实):我是一艘来自北冥(北极)的船,梦想(现实)是能随手摸鲲(鱼),因为现实版听起来比较像摸鱼的北极熊, 所以就套了件北极熊布偶服。
希望能和各位求同存异,和平共处,快乐玩耍呀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除了本船目前主要混的几个圈外,本船还有许多喜欢的日漫国漫,还混一点欧美圈……

其它很喜欢的日漫:战粟杀机,多罗罗,一拳超人,约定的梦幻岛,火影忍者,银魂,进击的巨人,后街女孩,女神异闻录5,命运石之门,天狼,杀戮天使,东京喰种,工作细胞,光之美少女,琴之森,银河英雄传说,刀剑神域,齐木楠雄的灾难日,鬼灯的冷彻,刀剑乱舞,紫罗兰的永恒花园,博多豚骨拉面团,Fate系列,魔法使的新娘,少女的终未旅行,奇诺之旅,宝石之国,幻界战线,干物妹!小埋,地狱少女,王室教师海涅,铁臂阿童木,爱丽丝与藏六,从零开始的异世界,我太受欢迎了该怎么办,终末的伊泽塔,数码宝贝,光能使者,神龙斗士,超自然9人组,约会大作战,91days,charlotte,四驱兄弟,银仙,寄生兽,心理测量者,虫师,神奇宝贝,魔笛,名侦探柯南,斩·赤红之瞳,黑执事,野良神,哆啦A梦,石膏男孩,赤发白雪姬,甲铁城的卡巴内利,在下坂本有何贵干,打工吧!魔王大人,天降之物,银之匙,蔷薇少女,只有神知道的世界,another,空之轨迹ova,散华礼弥,军火女王,永生之酒,无头骑士异闻录,黑礁,黑街,学院孤岛,未闻花名,百变小樱魔术卡,学园默示录,尸鬼,空之境界,未来日记,罪恶王冠,死亡游行,潘多拉之心,狼与香辛料,守护甜心,青之文学,死后文,水星领航员,游戏人生,叛逆的鲁鲁修,k,零之使魔,暗杀教室,少女珂赛特,终结的炽天使,没有黄段子的无聊世界,家庭教师,妖精的旋律,青年黑杰克,伽利略少女,猫的报恩,唱K小鱼仙,中华小当家,怪盗圣少女,百变狸猫,凯蒂猫,宫崎骏的动画电影系列,猫眼三姐妹,你的名字,蓝海少女,东离剑游记,时间旅行少女,Megalo Box,舰娘,乱步奇谭,Charlotte,斩服少女,GOSICK……

其它喜欢的国创作品:哪吒之魔童降世,流浪地球,小绿和小蓝,秦时明月,凸变英雄,全职高手,一人之下,中华女校,拜见女皇陛下,开封奇谈,哑舍,浮生物语,偷星九月天,浪漫传说,暴走邻家,极度分裂,天行秩事,龙族,斗罗大陆,斗破苍穹,九九八十一,勇者是女孩,暗夜协奏曲,御狐之绊,逆转木兰辞,都市喵奇谭,虚之结社,蚁族限制令,沙与海之歌,穿越西元3000后,魔道祖师,领风者,那年那兔那些事,虹猫蓝兔系列,蓝猫系列,神厨小福贵,魔角侦探,超智能足球,魁拔,超兽武装,洛洛历险记,皮皮鲁,鲁西西,舒克贝塔,大灰狼罗克丛书系列,笑猫日记,鬼吹灯(书),雷速登闪电冲线,摩尔庄园,电击小子,奥比岛(游戏),三毛流浪记,三毛从军记,中华小子(听说是中法合作?),西游记,哪吒传奇,快乐星球,家有儿女,小鲤鱼历险记,果宝特工系列,开心超人,巴啦啦小摸仙(雨女无瓜hhh),lof和半次元太太们的作品(太太,我爱你们!!!(´இ皿இ`))……

其它喜欢的欧美相关:权力的游戏,漫威系列(除超级英雄们外,神盾局特工,探员卡特,夜魔侠,惩罚者都有看,X战警那边还没开补……),神探夏洛克,梅尔罗斯,教父,杀死比尔,RWBY,侏罗纪世界,加勒比海盗,迪士尼公主系列,云图,夜访吸血鬼,小鬼当家,荒野猎人,成龙历险记,功夫熊猫,海绵宝宝,BEN 10,猫和老鼠,DC系列(正在补中……),切尔诺贝利·禁区,斯大林格勒,2012,后天,末日崩塌,万物理论,1492征服天堂,爱因斯坦和爱丁顿,王尔德的情人,快乐王子:王尔德,悲惨世界,阿凡达,圣女贞德……

其它爱好:吃,睡,旅游,听古典音乐,看书,刷lof和半次元太太们的作品,和同好聊天,与同好互绘,咕咕咕自己的垃圾杰佣文和垃圾杰佣漫。

最后再次邀请各位同好大力扩我,qq2060779583希望能和大家求同存异,和平共处,开心玩耍呀 (●'◡'●)ノ♥

Resham Firiri(12)
本章封面,由秋以为期大大绘制(〃∇〃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Resham Firiri(12)

战争是什么?

不过是人类间的自相残杀而已……

漆黑的卡车内,奈布随不断颠簸的车辆,疲惫地点着脑袋。又要面对残酷的战场了,这事已把他折磨得几夜都没能入眠。

每当奈布闭上双眼,噩梦般的过去,便接二连三的向他涌来,将它卷入痛苦的深海中……

嵌入皮肉的子弹。

面临死亡的惶恐。

被上司区别对待的愤恨。

伤害他人的罪恶。

以及那些被坦克碾成肉酱的同伴……

受不了……我真的……受不了了!

无论是这具残破不堪的肉体,还是已经千疮百孔的灵魂,都实在是经不住战争的折磨了……

“最后一场!”

面无表情的上司冷冷地下达了死令。

“军校可不能白白培养了你,至少要打完这最后一战,我们才会批准你退休。”

我……终于可以过上正常点的生活了吗?

若那时,我还能活着的话……

长期在战场上打滚的佣兵,深知这次战役的危险,到时定会死伤无数……

卡车上的新兵们,开始大声歌唱,高昂的军歌瞬间照亮了死气沉沉的车仓。

唱歌的人有多少是满怀热血?愚蠢地高唱着,将会一战成名的幻想。

唱歌的人又有多少是临近崩溃?恐惧地用歌声来遗忘,将会肝脑涂地的现实。

奈布不知道,他只是沉默地窝在角落,一遍接一遍的擦拭着怀中的枪支。

激昂的军歌在少年的心中溅不起一丝涟漪。但被同伴的吵嚷声包裹的感觉,让他安心了不少。

大家还是活着的呢……

太好了。

于是少年又往战友身旁挪了挪,闭上双眼入睡了……

这一觉睡的格外的舒适,梦中既无硝烟,也无尸体,有的都是美好的事物。

如雪花般的信件漫天飞舞,奈布伸出手,接过了一片,读起了信中的情诗。

“好久不见,小先生。喜欢我写给你的诗吗?”远处,寄信者扶了把自己的高礼帽后,伴着越发浓郁的玫瑰花香,缓缓地向佣兵走来。

“奈布,我真的好想念你呀……”

“我也是,先生!”少年兴奋地把身子往前一倾,扑入了对方温暖的怀抱中。

“杰克,求求你!不要再……离开我了……”

但梦……依旧是梦。总是要清醒过来,继续面对冷酷的事实。

偏身躲过几发,从敌人枪口中射出的子弹后。奈布接着持枪向前冲去。

趋对方重新瞄准的几秒,迅速地把他一枪射倒。再扭头给将要扣下扳机的另一人,送上一发子弹……

既使饱经沙场的奈布再如何地强大,也不可能在枪林弹雨中完全保证自己的安全。

此时,他正坐在战壕内,为自己做着最简单的包扎。用满是尘土的布条捆好伤口后,奈布就没再多搭理这些可怕的损口了。他啪啪几下给枪上满子弹,便准备再次跃入激战中……

“趴下!!”

没等少年反应过来,就被突然冲来的战友一把压在了身下。爆炸声撕裂了天地,也贯穿了奈布的双耳。巨响过后,少年强忍着耳部嗡嗡直响的不适,从同伴的蔽护中钻了出来……

“喂!醒醒!”

“快醒醒!!”

无论奈布如何晃动着对方的肩膀,也无法叫醒这位已被死神带走的好友。

又是这样……

少年抹了把眼角的泪水,环顾起混乱的战场。无数带血的爆炸坑旁,叠满了战友们血肉模糊的尸体。

又是这样!!

佣兵呐喊着,发疯似地向敌营攻去……

一个接一个的敌人,倒在了奈布的枪下。

一个接一个的友人,也倒在了奈布的身旁。

与少年朝夕相处的战友们,剩余不多了。这场战争的输家,也已定下。

可奈布并未放弃,他还想再拼一拼……

不是为了那些坐享其成的上级,而是为了同伴们。为了能让他们存活下来,为了能让他们不白白牺牲。

我……还要再拼一拼……

丢掉已成废铁的枪支,掏出后腰的军刀,奈布与敌方开展起最原始的肉搏。

故乡的弯刀,唤醒了廓尔喀少年顽强的灵魂。他不顾那数颗嵌入体内的子弹,在运动时扯出的阵阵剧痛,将军刀刺入了敌人的胸膛。

沾满鲜血的弯刀被拔出,佣兵又把刀尖调向正不断朝自己开枪的另一人,冲了过去……

对方也连忙摸出自己的军刀,挡下了奈布的进攻。

在看到敌人刀子的那一刻,少年整个人愣住了。

一模一样,相同的弧形,相同的材质,相同的做工。那是把真正的廓尔喀弯刀,而敌人和奈布一样,也是名真正的廓尔喀人。

是故乡的同胞……

少年断路的脑袋,倒放出一件件家乡的往事……

连绵的雪山下,背着山药的母亲,真温柔地朝自己招着手,被晨风微微托起的橙纱丽,成为了圣山间最艳丽的一抹虹光。

幼年的奈布,急切地渴望着能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。他常请求采蜜人,在下次行动中带上自己。(在尼泊尔,攀上山崖,采取蜂蜜。这是件能证明自己是个男子汉的事。)

在男孩的死缠烂打下,采蜜人勉强同意了。

采蜜活动进行得非常顺利,但一直在崖脚下呆着的小奈布,也被山蜂叮了个包,哇哇大哭起来。族人们微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后,拿出弯刀,毫不吝啬地割下了一大块蜂巢,塞入了男孩的口中。

甘甜的蜜味,瞬间化去了小奈布眼中的泪水,他捧起嘴边珍贵的美味,细细地嚼起来……

和族人们在家乡共处的日子,真的很甜……

但此时两把相互碾磨着的军刀上,涂满的不是甘蜜,而是同胞的鲜血……

不该这样……

廓尔喀弯刀不该向同胞挥舞!

这个想法如同一道雷电,击麻了奈布的神经,紧握军刀的双手,也因此松懈了些许。敌人趁机用力击落了少年手中的弯刀,然后将刀口调了个头,劈向了奈布的脖子……

下不了手……也无力反抗……

双手沾满鲜血的我,也早该下地狱了……结束这一生吧,反正也没什么好留恋的。

真的……

就没有任何人值得你留恋的吗?

“活下去,奈布!”那个披着破风衣的熟悉人影,再次出现在少年的意识中。“挨过这次战役,离开这个囚禁你的军队!”

“杰克?!”

“然后来找我,悄悄地来找我……到时让我们一起逃走,离开这个国度。”

“小先生,我想去看看你家乡的莫连花,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!”

“所以奈布,请活下去!!”

从绝望中苏醒过来的少年,猛地将身体往右一挪。这使得同胞的军刀只能在他颈侧,擦下一道浅浅的血痕。

“无谓的反抗!”愤怒的敌人一脚将奈布踹倒在地,死踩着他的身子,再次下刀。

“等等!我,投降……”

少年默默地把双手举过头顶,直视着同胞鄙夷的目光。

廓尔喀弯刀划过奈布的侧脸,刺破他的兜帽后,钉在了地上……

“呸!”同胞朝少年的脸上吐了口唾沫。“贪生怕死的废物,真是丢尽了廓尔喀人的脸!”

也许吧……

奈布苦笑了一声。

苟活下去的话,

也许还有再次见到先生的希望……

(花期未至✿未完待续……)


今天的安哥,也依旧是一身血地趴在雪地上,过完了他的生日呢……

(被打……)

安哥你先起身吃口蛋糕再趴嘛……(´இ皿இ`)

七创社!吃我“草莓味”冰雪蛋糕!!(´இ皿இ`)


5,1广州萤火虫漫展,P1APH大队,p2小蜘蛛们,P3超帅的海啸雷狮,P4--6《凹凸世界》导演声优见面会,p7 @麦乐鸡好吃吗老师,P8出弹簧奈的予冰老师,p9--10抢coser道具玩的船∠( ᐛ 」∠)_

“春光正好,让我们一起去旅行吧!”
杰佣正片∠( ᐛ 」∠)_

杰克:找船
佣兵:  @梓祺^
妆娘:狸黛
后期:谈生
摄影:振杰

《异世界的船长和“水手”》交给学校绘画比赛的图∠( ᐛ 」∠)_,比赛主题是——异世界的梦。

Resham Firiri(11)
本章封面,由 @千雾Ash 大大绘制~\(≧▽≦)/~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Resham Firiri(11)

“女士,像这样的荒山野岭,可要多注意安全啊。”

“我明白的,谢谢了。”艾米丽简单地答谢后,便跳下空荡荡的公车,目送着司机驾车远去了。

当汽车完全消失在山路的拐角处后,艾米丽走出破烂不堪的候车站,在通往深山的灌木丛中穿行着。秋末的寒气,冻黑了山林中最后一片红叶。这些不再斑斓的落叶,如今只能在人类的踩踏下,发出阵阵绝望的破裂声。

医生沿着冻僵的溪流,前行了许久后,最终抵达了庄园的铁门前。

哪怕是住在森林近处的村民,也无人知晓有这样一座古老的庄园,隐藏在山林的深处。艾米丽断断续续敲了七下大铁门后,废弃已久的庄园,竟意外地传出了活人走动的声响。

“请出示您的相关证件!”一名从头到脚武装得严严实实的警卫,持着枪械出现在大门的内侧。

艾米丽从口袋中掏出一张银白色的金属卡片,递了过去。卡片在警卫手中停留了几秒后,被交还给了医生。接着伴随着“咔咔”的巨响,庄园的铁门终愿为艾米丽开启了。

饱经沧桑的主屋,时不时会掉落下零碎的贴瓦,破碎的砖石,则分散在庄园的每个角落。屋宅大门已被重重铁链封得死死的,若有好奇者想尝试将目光探入门缝,他能见到的,也只不过是堆满各种旧家具“尸体”的破大厅。

但艾米丽绝不是什么好奇者,她目标明确地绕过了屋宅,走进了已成为杂草天堂的旧花园中。叫不出名字的杂草深处,有扇与主屋相通的小门,医生熟练地往密码锁上输入正确的数字后,迅速地开启了厚重的小门。

在漆黑的走廊内摸索着行走了十来米,艾米丽终于在拐弯处,见到了耀眼的灯光。

若没走到这一步,谁也不会相信在这座废弃的庄园里,居然藏着一座庞大的实验室。苍白的灯光充斥满了实验室的每个角落,各种仪器在科研人员的操控下,发出了“嘀嘀嘀……”的躁声。几位身披白褂的工作人员,抱着列有各类数据的资料,在实验室内来回奔波着。他们看到艾米丽进来后,纷纷停下手中的工作来向她示好。

可艾米丽头也不回地走入了电梯,再三犹豫后,她深吸了口气,郑重地按下了通往4楼的键钮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坚硬的钢化玻璃将小小的空中花园,切割成了一个与外界完全隔离的世界。唯有阳光才能大摇大摆地无视它的阻挠,尽情地透入到玻璃内的空间。暖阳温柔地抚过温室内的每朵鲜花后,又悄悄为埋头松土的少女,从后背披上一层轻薄的金绸。

“吱——咔!”温室的大门突然被他人推开,花丛中的少女连忙警惕地站起了身子。当艾米丽的身影,被光芒一点点展开在她的眼帘上时。少女的脸上绽起了世上最美的“花朵”。

“艾米丽!!”她撒有零星雀斑的双颊,因过度的激动而微微涨红。

“我的天使,我的良药,你终于来看我了!!”她不顾一切地扑入了医生的怀中。沾满晴阳香味的草帽,没能跟上少女这突如其来的动作,在空中飘舞了几下后,没入了花海中。

“我快想死你啦!”身着园丁服饰的少女,挽起她天使的右臂,调皮地摇晃起来。

艾米丽腾出另一只手,理了理对方那被草帽压乱的刘海“艾玛,你最近还好吗?”

“我好得很,放心吧天使!”

“他们是不是还在继续对你进行电疗,很痛吧……”

“没事,无论是什么样的痛苦,我都能忍受……哦,抱歉了我的天使。”名为艾玛的少女突然松开了医生的手臂,将满是泥泞的麻布手套脱了下来,又狠狠拍去了自己围裙上的尘土。“我知道这一切,都是为了治疗好我的病。我会尽一切力量去配合你安排的治疗的,我亲爱的天使。”

“不……不是的艾玛,我并不是什么天使。当然……也完全没有这个资格。”

“我亲爱的艾米丽,你可是位救死扶伤的名医啊,当然有这个资格啦。”当艾玛再次伸手要搂回她的爱人时,却被对方轻轻推开了。

“别说了……艾玛……阅读它,所有真相都在里面……”

“什么真相……”没等艾玛反应过来,对方已将一本泛黄的日记塞入了她的怀中……

“艾玛,你还记得来治疗前的事情吗?”

“记得的,当时我哭得好厉害,还好天使你在,你还给了我一杯暖暖的蜜糖水。”

“那你记得自己为什么要哭吗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艾玛,你还记得克利切·皮尔森院长吗,以及其它在孤儿院的事情……”

“克利切……孤儿院……”艾玛默默念着这几个,让自己感到陌生又熟悉的词语……

“爸爸……火灾……”


(花期未至❁未完待续……)